News & Bulletins

香港中国金融协会理事朱晓军:香港打造国际场外衍生品结算中心

2022-04-19
作者:朱晓军,香港中国金融协会理事、香港场外结算公司董事、华新资本董事长

来源:《信报财经新闻》

香港回归祖国以来,金融业蓬勃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目前,香港是全球最重要的银行中心之一,世界最大100家银行中有78家在港设立机构,银行体系存款总额连续18年正增长,2021年底已达15万亿港元;主要银行的流动性及资本充足率远高于国际监管标准,资金融通能力卓越稳定。香港也是全球最大首次公开招股(IPO)中心之一,2008全球金融海啸至今有8年集资规模冠绝全球。香港同时是全球最大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2021年底人民币存款余额9268亿元。香港2021年底外汇储备4968亿美元,世界排名第六并维持稳定的联系汇率制度。香港亦是全球最重要外汇市场和最活跃衍生品市场之一,交易品种丰富、参与者类别多元、交易机制健全、全球定价特点突出。国际结算银行最新公布的外汇与衍生品市场成交额调查结果,以场外利率衍生品计,香港全球排名第三位,全球第四大外滙市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外汇及利率场外衍生品市场。

位居亚洲领先地位

过去二十多年,亚太机构在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参与度不断增加,利率、汇率、信用、股票、大宗商品相关业务迅速发展。但长期以来香港与之配套的交易后服务相对滞后,与美国纽约、英国伦敦相比,结算品种、参与者数量、结算量,以及中央结算体系建设都存在明显差距。在多数情况下,交易发生在亚太时区,但汇集到欧美结算。综合服务能力的短板,使得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优势尚未充分发挥。

伴随中国市场开放和经济发展进程,中资机构因应海外业务和风险管理的实际需求,与国际金融机构进行的场外衍生品业务不断增加,成为市场新生力量。不过,由于2008年后各国加强对衍生品业务监管,强制要求标准化产品进行中央结算,或双边结算须遵守更高的资本和保证金要求,中资机构往往被交易对手要求到其国内监管机构认可的结算所结算,如伦敦清算所或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结算公司等。另一方面,因各种限制,绝大多数中资金融机构至今无法成为欧美结算所的直接结算会员,只能经由身为其直接结算会员的结算经纪作为代理人结算,受制于人。

为把握亚洲时区场外衍生品结算业务商机,香港政府、监管机构和市场参与者在制度和商业层面努力开拓,已逐渐在与日本东京、新加坡、澳洲悉尼的竞争中居于领先地位。

制度方面,配合全球对金融衍生品交易监管发展趋势,2011年11月香港金管局、证监会联合宣布对场外衍生品的监管改革计划。2014年3月修订《证券及期货条例》,明确阶段性落实场外衍生品交易的强制性汇报和中央结算责任,随后又订立《场外衍生工具汇报规则》。第一和第二阶段强制性汇报已于2015年与2017年陆续生效,第一阶段强制性结算在2016年生效,涵盖主要交易商间的利率衍生品交易。商业层面,香港交易所牵头在2012年5月设立香港场外结算有限公司(OTC Clear),邀请了五大中资银行和花旗、摩根大通、德意志、巴克莱、汇丰、渣打、东亚共12家银行成为创始会员及首批结算会员,2013年获监管机构批准成为认可结算所,正式对外营业。经过若干年努力经营,OTC Clear成为亚洲时区领先的结算所。结算会员方面,已发展到25家欧美和内地、香港法人银行。OTC Clear是全球唯一接受内地注册银行作为直接结算会员的海外中央结算所,较委托经纪在欧美结算更具成本效益和自主权。OTC Clear获得美国、欧盟等监管机构认可,向这些地区的金融机构提供结算服务;还拓展客户结算业务,争取更多市场参与者使用中央结算服务,提高效率、降低风险。

与主流交易系统连接

金融科技方面,不断改善结算平台,与市场主流认可交易登记系统连接,提供交易周期处理、抵押品及保证金结算等多种功能,同时支持远程结算。至于风险控制,传承港交所卓有成效的管控基础,建立完善保证金和抵押品管理制度,实现跨产品净额保证金计算,单一清算基金涵盖所有资产类别,资本管理高效、减少信用额度占用、有效提升结算会员的防风险能力。此外,不断扩展美元和其他主要货币的标准化产品,从最初的利率掉期(IRS)、交叉货币掉期(CCS)到外汇远期及掉期(DFX)、不可交割利率掉期(NDIRS)等,并在全球最先推出离岸人民币利率和汇率衍生产品结算服务,成为全球唯一清算离岸人民币掉期产品的中央结算所。在结算量上,2019年利率衍生品达到约2000亿美元;外汇衍生品过去3年更是实现年均3倍的增长。

展望未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面临重大历史机遇。在简单低税率、健全法律体系、自由经济体制度、拥有国际化专业人才的基础上,积极发挥「一国两制」制度优势、深度融入国家「双循环」新格局,为香港成为国际场外衍生品结算中心提供发展动能。

发挥优势 融入双循环

随着香港场外交易监管体系不断完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逐步深化、中资机构市场参与度增加、香港交易所的桥梁作用及全流程服务能力提升、OTC Clear获得更多国家认可,都将大幅提高资本及营运效率。正在进行的利率基准改革(Benchmark Reform)、互联互通有望发展到「衍生产品通」、地缘政治危机推动结算中心多元化,均为香港成为国际场外衍生品结算中心提供新契机,推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持久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