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 Bulletins

创业板大跌5.34%创三年新低,市场流动性受关注

2018-02-12
受美股连累,本就羸弱的A股亦未能逃过血洗。

本周一夜间,美国股市开启“血洗”模式,抛盘此起彼伏,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超过1100点,盘中一度跌近1600点,标普收跌4.6%,创2011年8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受此影响,A股市场亦开启“股灾”模式,截至当日收盘上证综指下跌3.35%,上证50下跌2.01%,创业板指更是暴跌5.34%——2015年股市异常大跌时期,单日跌幅也不过如此。

揪出“帮凶”

“这次美股大跌,量化程序是一大‘帮凶’。我们注意到,很多结构化的量化产品都在做空波动率。”2月6日,人在美国的QDII基金经理Ken(化名)受访时表示。

本周一夜间,美股开盘大跌,标普、纳斯达克、道琼斯指数当日分别下跌4.1%、3.8%和4.6%。反映市场对美股波动性预期的VIX波动率指数一个交易日大涨115.6%。

“从周一纽约时间3点开始出现,市场出现了恐慌性的抛盘,机器就开始清盘,盘后还在继续爆仓。由于股票市场上,很多机构是机器进行系统交易,条款自动止损,做空波动率的买家几乎爆仓。”Ken说。

咨询机构Tabb Group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量化对冲基金已达成美股近三分之一的股票交易量(27%),首次超过了其他对冲基金(22%)、传统资管(18.6))以及银行交易等其他类型的机构投资者。

因为1987年的政策组合、宏观环境(经济增长、原油上涨,通胀抬升、国债收益率上行,美元走弱)与当前所处的环境如出一辙, 美股此次崩盘也被认为重演了“1987崩盘”。

“2015年8、9月到现在,波动率一直处于下行通道,美股在上周五和礼拜一接连爆仓,很像1987年美股。在当时基金经理做对冲的话,一般来说也是做空波动率,或者说做空标普500。” Ken告诉记者。

“一是此前美股持续单边上涨、连创新高,即便是连续2日大跌,三大指数也维持在去年11月底12月初的位置,获利盘累积有调整的需求;二是市场担心美联储加息的力度比以前加快,‘收水’力度大于以往。”在华新资本(香港)总裁朱晓军看来,主要是以上两大因素的叠加,另外一个原因是从交易角度来看,量化指数基金跌幅较大,触发了平仓机制。

“不少基金获利了结,另外一些有止损点的基金或者产品有平仓的需要,就造成了连续两天较大的跌幅。其实去年12月到今年1月美股涨幅很大,这两天基本跌去了这块的涨幅,几乎到了去年11月底或者12月初的位置。”朱晓军说。

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QDII基金经理则认为,现如今美股市场波动的大幅增加将明显推动未来涵盖波动率目标、风险平价和短期波动等多因子的日内系统化策略的进一步推出。在市场大幅下滑中,将可能吸引基本投资者的入市。

尽管经历了美股历史上一次罕见的闪崩,在香港参加高盛宏观经济会议的朱晓军感觉到,参会机构的情绪亦颇为稳定。

“我看到很多大型机构的人士都非常镇静,美国或香港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我没有感受到很大的恐慌。”朱晓军告诉记者。

关注市场流动性变化

A股市场上,上一次“股灾”还历历在目,新的大跌又不期而至。

美股大跌打击全球股市风险偏好,欧日股市普遍跟随下跌,今日A股全线崩盘,截至当日收盘上证综指下跌3.35%,上证50下跌2.01%,创业板指更是暴跌5.34%,创下2015年以来的新低。

暴跌之下,“股灾”担心再起。不过,朱晓军对此表示了不一样的看法。

“最近几天的表现好像是‘股灾’,但实质上和之前的历次股灾很不一样。现阶段,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经济处于复苏增长环境下,各种数据都能看到复苏态势没有变化,欧洲日本以及一些新兴经济体基本面非常稳定,没有形成金融危机的可能。”朱晓军指出,从整体企业的情况而言,还是处于业绩相对不断提高的周期。因此不是危机的前兆,更多后危机时代,经济企稳回升的过程中。”

从A股市场近一周多的调整走势来看,博时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经理李权胜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一方面在于2018年开年一个多月全球股市共振情况下A股市场也出现较为集中的上涨,市场主要指数短期也累积了一定程度的超买风险;一方面全球及国内宏观经济如通胀预期等负面因素近期开始集中发酵,而且国内流动性方面的风险因素也开始阶段性出现。

“当然我们也提前做出判断,十年期国债都看到2.5%到3%,昨天以前也把港股仓位降到了50%以下。”朱晓军说。

Ken也认为全球经济同步增长,各个股市都是表现非常好,但不意味着进入泡沫。恐慌性机制还是因为存在波动率操作结构化品种。造成了像熔断一样的效果,并不是全球股市在泡沫状态之中。

“考虑到市场阶段性集中下跌幅度较大,且未来国内宏观经济及流动性层面乐观因素短期很难集中体现。”李权胜判断,A股市场情绪中短期仍然处于一定反复的过程中。

“从未来一段时间投资的主要思路来看,重点需要考虑流动性问题,既包括总体市场层面,也包括个股层面;同时从配置方向来看,建议对于稳定成长类行业的龙头个股,在股价经历一定幅度下跌后可以集中增加配置;此外,考虑到成长性与估值的匹配,也可以逐步配置新兴行业中的绩优个股。”李权胜向第一财经表示。

“所有的泡沫都是事后确认,事前很难确认。” Ken也说道。

(声明:本文系本公司内部观点,不代表买入或卖出股票的投资建议)